法甲

霸战三界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需要理由

2020-01-17 00:58: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战三界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需要理由

箭横出,后向上,钻进云雾,没入虚无。

“怎么样?”金天问。

李裕宸没有说话,眼眸中跳动一蓝一紫两缕焰苗,于焰苗深处有着一点漆黑的幽然。

他收起弓,竹箫落入手中。

轻轻划动竹箫,柔和的波纹向上传递,虚无之间撕裂出一道森幽的缝隙,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扯出一连串的胡乱纠缠着的邃暗。

破碎的天空,混乱的虚无……像是这个世界张开了巨口,吐出许多废弃的东西,无数似泥团的物体向着炽烈燃烧的火海坠去。

“开始了。”

“送死的。”

分隔开的话都是地上那摊烂泥说的,声音平静,不明悲喜。

“说说怎么回事?”金天问地上的烂泥。

“说吧。”李裕宸亦是点头。

一滩滩似斑驳的烂泥的身影不断落下,打得火海中的火焰埋低了头,却又无法彻底打灭火焰,阵阵焦灼而又难闻的气味游荡在火海。

“生命力太弱,是一种悲哀;生命力太强,也是一种悲哀。”烂泥说道。

“什么意思?”金天问。

“若你们的生存能力太强,人数太多,生存的空间便会变得相对狭小,你们会怎么做?”烂泥说道。

“不可能。”金天摇头。

“没什么不可能。”烂泥传出些许轻笑,“除了自相残杀,便只能对外入侵。”

“确实。”老和尚点了点头。

“该杀。”李裕宸轻声说道。

“为什么?”

除了李裕宸,都不明白,不知这两个简单的字深藏的意味。

“应该杀,便杀了。”李裕宸看向还瘫软在地的烂泥,“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吧。”

他的声音平静,似问的语气没有丝毫的不确定,仿佛是知晓一切的极其客观的评定,不带有个人情感。

“弱,那便死。没有理由,也算是理由。”烂泥说道。

“呵呵。”李裕宸笑出声音,看着烂泥从瘫软转为直立,“他们该死。”

平静的声音似宣判。任那应该落下的生物不断落下,打在火焰之上,打得火焰向下,却只能被火焰燃烧,似是燃料。

数量多了。便找一些减少数量的方法……内斗不够,那便外侵。

第一批异族,不过是送死来的。

最弱的存在,连火海里的火焰都经受不住,纷纷于触碰火焰后死去……其实,摔死的更多。

“不可饶恕。”李裕宸轻声道。

“是啊,可是……又能够有什么办法呢?”烂泥笑了,笑得很无奈,“谁都想过得更好,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明。那一丝近似于虚幻的光明便是一切,激励着处在黑暗中的身影,寻找光明。”

“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也没有确切的可行的办法,却又必须需要改变的办法。”

“所以,只能到这里了。”

李裕宸听懂了,这是一个种族的悲哀,这是一个种族的选择,这是必须要面对的事实。

烂泥似的种族数量太多,生存能力又相对较强。种族之内的战争并不能够彻底解决数量问题,而有了外侵的机会,便是不可能放过。

成功或是失败,都会死去很大一部分……若失败。无所谓;若成功,则欢喜。

成功的希望并不大,但总归是有希望的,也便有许多目光落到这一点点的微弱的希望之上,为之战斗。

这是一个种族的选择,是不少种族的选择……只要认定自身有这个能力。便会这样选择。

“你们选了,我们也会选。”李裕宸平静说道。

选择是谁都会有的,既然有选择入侵的,那么便有抗争的。

抗争若是失败,一切便罢;若是成功,便有选择。

曾经的成功者选择了“封印”,如今胜利,便不一定会有同样的选择。

至于结果,尚不可知。

“其实,没有那个必要。”烂泥说道,“我们的存在,或许会给你们造成不小的困扰,但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才让你们保持危机意识,时刻准备战斗,有更大的可能在更大的危机中安然度过。”

“可是,太丑。”李裕宸说道。

不仅是烂泥无奈,老和尚和金天都不知道还能够说些什么,但在心底都是认同的。

“若我们长得太漂亮,你们还舍得杀么?”烂泥仔细思索,说得很无奈。

“都已经长成这个样子了。”金天说了一句属于事实的话。

“哈哈,好!”老和尚出声赞同。

李裕宸笑了笑,笑得很轻,有些轻快,有些轻松……好像压力没那么大,不必要太认真。

“杀你同族,你愿意吧?”他问烂泥。

“我无所谓,但最好是不杀。”烂泥回道,想了想,“还是不杀的好。”

“那你就在这里吧。”李裕宸转看向金天,“走吧,战斗,杀戮……屠戮!”

话语中的意味就在话语中,当传出后,到听者耳中,便似变了意味,也确是变了些意味……两道不同的身影穿行在火海中。

虽然第一批彻底是送死的,第一批异族都知道自己的使命,却总有一些没有死的,在火海中挣扎。

李裕宸和金天,便是收割这些生命。

因为异族长得太丑,杀便杀了,不会有丝毫的负罪感。

这牵强的理由,确是李裕宸的理由,因此而杀戮……这比种族之间的战争还要重要许多,比所谓的正义还要有力,比所谓的信仰更加完美。

一滩烂泥,始终扶不上墙,杀了便杀了。

这里是战场,荒芜之地,枯寂之地,埋葬之地……这里埋葬了许多东西,会埋葬更多东西。

异族的坟墓。

“杀!”

李裕宸喊得很轻,可音符传递,却又生出一股力量,增添杀戮的气势,仿佛引得这片天地动。

身影动,竹箫随,一改绿色清凉意,杀意狂暴。

污浊的血y,仍旧血y。

大黑暗血灵经!

一蓝一紫的焰苗在瞳孔最深处,闪烁时有一点黑芒,更添上丝丝猩红。

“他变了。”老和尚低声喃喃。

“好猛!”金天出声感慨,“不愧是我大哥,亲大哥!”

“正常。”烂泥看着远处,“我想到一个人,在过去的故事里,口口相传着,或许……不会有终结。”

“你想到了谁?”老和尚问道。

“故事里的人,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一个确实存在的人,一个不是人的人……”烂泥缓缓说,思绪在纠缠,“一个……或许没发说清楚的人。”未完待续。

长春哪个医院看银屑病疗效好
天津三乙医院哪家好
贵阳十大癫痫病医院
三亚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遵义癫痫病康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