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全知武神 第三百二十六章 命中克星

2020-01-16 16:05: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知武神 第三百二十六章 命中克星

深夜时分,回到自己住处的邹兑在修炼之后,正打算安睡,却忽然接到了消息,紫狂要见他。

邹兑没有多想,整了整衣服后,离开了房间,来到了紫狂的书房。

“好徒弟,你今天的表现很好,不但保住了我铁剑门的颜面,更为我铁剑门极大增光。”

书房里只有紫狂单独一人在,一见到邹兑,他开门见山就是几句称赞。

邹兑忙谦虚了几句。紫狂却又苦笑道:“好是很好,不过也太出乎我等的意料了……”

邹兑笑了笑,没有接话。紫狂继续叹道:“我们几个老家伙原本都认为你是不可能获胜的,但最终你却翻转了局面。我们自然都为你的表现高兴振奋。不过你的武道颇为怪异,尤其是避开金勇‘金临天下’杀招的身法更是颇为不俗,不知这身法是从何处来的?”

邹兑心头一突,紫狂此时忽然问这样的话,莫非是开始怀疑什么了?

大荒之中,各宗门和势力历来讲究门户之见,最忌惮的就是偷师学艺,或者同时拜多名师父。若是触犯了这样的下限,那可就是天怒人怨的大错,将遭受最严厉的责罚。

虽然严格来说,邹兑不算是触犯上述底线,但无论是“无上药体”还是“武兴遗书”,这却都是不能向紫狂坦白的秘密。

一顿之后,邹兑答道:“弟子的确曾经受过一位异人指点,只是弟子当时尚还年幼,那位异人前辈的指点只能一股脑地记在脑子中。直到随着武道的提高和对武道理解的深入,弟子才渐渐从其中领悟到了许多东西……”

出乎邹兑的意料,紫狂听闻之后,仅仅是点了点头,并不怀疑的样子。短暂地沉默之后,紫狂笑道:“好徒弟,你不必如此小心翼翼,你在成为我的亲传弟子前,无论拜谁为师、学过什么。我并不在意,只要你不是瞒着我悄悄改换门庭,就都没关系。”

仔细观察,邹兑发觉邹兑狂当真没有怀疑自己的话,不禁心头也是长长松了口气,却也隐隐有丝愧疚。毕竟紫狂待自己如此之好,如此真诚,但自己却用谎言来回报……

“夜深了,好徒弟,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紫狂最终说了这么一句。

邹兑没继续多想,恭敬地告辞离开。

接下来几日,那萧使者和金鼎门众人也是先后离开。铁剑门一切又渐渐安静了下来,邹兑心无杂念地继续着自己的武道之路……

……

倾盆而下的大雨将这世界变成了一个水世界。这雨已经不知道下了几天几夜,此时依然是乌云沉重,隐隐雷声中,大地一片黑沉沉的,偶尔划过的闪电才能将之照亮。

韩华师徒两站在大殿中,望着大殿外的暴雨出神,表情皆冰冷冷沉默。这大殿高大而阴深,外面的雨滴也无尽冰冷,但这一切却都比不得师徒两此时心头的阴冷和怨毒。

自和金鼎门的比武过后,据水谷从来没有如此冷清过,已经三天三夜了,竟连一个半个的访客都没有。而据水谷中的仆人等也变得越来越沉默,一改往日在其他宗门仆人面前趾高气扬的做派,开始习惯性地低着头。

整个据水谷死气沉沉的,阴冷抑郁,二长老却知道怪不得别人,因为这一切的源头,却都源自于在和金鼎门生死比武时他和韩华那拙劣的表现,这让他们师徒和据水谷在铁剑门的声望跌倒了谷底,

像二长老这样一动不动地一站就是一天,即便是铁打的武修也是受不了的。身上的寒冷可以驱动气血来驱散,体内滞留的血液可以运转气血来活跃,但双腿等处传来的麻木和疼痛却没有任何解决办法。

此时,作为二长老的弟子,韩华已经陪着二长老站得够久,实在是受不住了,悄然开口道:“师父,事情已经如此,还是得想开些,没必要这样折磨自己……”

似乎是被韩华的声音惊醒,二长老终于动了动,目光一寒,咬牙切齿着自言自语道:“紫狂!邹兑!我绝不会这样算了!”

韩华闻言,同样咬牙切齿地道:“对!师父,我们不能这样算了!如此屈辱,必须百倍还报!”

如何换做在几个月前——不!准确的说,是在邹兑出现之前,韩华是绝对想不到他会有今天的。

作为大荒鼎鼎大名的年轻天才武修,作为铁剑门的天之骄子、毫无争议的宗门年轻一辈第一人,他心高气傲,不曾把任何同龄人放在眼中。一直以来,铁剑门和周围的人都以他为中心,无尽的重视,无尽的赞誉,他身上累加了一层又一层的光环。

如果没有邹兑的出现,韩华所考虑的只有一个如何“走出”大荒的问题。他的目光已经长远地越过了大荒的“西口”,落在了大荒之外那一片片资源丰富的武道繁华之地,他想成为那片武修乐土中的一员,继续书写他武道天才的传说。

然而邹兑偏偏出现了,局势一点点崩坏,韩华身上天才的光环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层层被破解,最终在邹兑力挽狂澜地击杀金勇,拯救了铁剑门后,终于达到了顶点。

无论如何,昔日的铁剑门天才,如今已经沦落到了铁剑门不待见之人的地步,此时只能无助地陪着他的师父看着大殿外那冰冷的雨滴。

韩华如此,二长老却更加感觉屈辱。

无论别人如何看待自己,二长老却从未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自认为此时落到如此局面,唯一的原因只是因为忽略了名不见经传的邹兑,铁剑门出乎意料地在比武中获胜了。

整整在这冰冷、孤寂的大殿中站了一天之后,二长老只感觉心头的恨意达到了极点。

先是当年紫狂忽然跳出来,夺走了他几乎到手的大长老宝座;现在又是紫狂的弟子跳了出来,翻转局面,让他和弟子成为了铁剑门中人人鄙夷的存在!

“紫狂、邹兑师徒简直就是我命中的克星!他们不除,我休想出头!”

新仇旧恨叠加,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着,二长老的铁青的面容仿佛要凝结起霜花。

一旁的韩华同样恨邹兑入骨,但此时看到二长老那可怕的表情,一瞬间竟也感觉不寒而栗……

涟源市中医院怎么样
仪征市中医院怎么样
海口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六盘水哪些癫痫病医院好
西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