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盖世仙雄 第一百七十章 黑白双爷

2019-10-12 22:2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盖世仙雄 第一百七十章 黑白双爷

西凉古道琅琊峰,高丈八百绿水萦。

流风占地我为王,行者过处徒留殇。

男入贼窝命如芥,女入贼窝不如死。

钱财乃是身外物,保得一命是洪福。

这像一首诗,却不是一首诗,只是西凉郡最流行哼唱的一首民谣,说的自然是西凉郡外臭名昭著的马贼团伙――流风寨。

琅琊峰,便是流风寨的贼窝,高八百丈,地势辽阔,三面环水,可以说是易守难攻。

自从十六年前流风寨洗劫了西凉萧家一大批名贵的药材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又洗劫了几大批商贾,所得之物颇丰。

十六年来,刘风寨将洗劫之物换得银两千八百万,招兵买马,迅速扩张,已然发展成一个庞然大物。有人马上千,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徒。有贼头目八人,皆是筑基初期强者。有贼首八人,皆是筑基中期的强者,恶中之恶。有首领三人,皆是筑基后期以上的强者,大首领云中霸,传闻早已踏入关元境。

可以说,这股势力,比肩西凉郡三大家族中任何一个,都是不逞多让。

然而便是这样一股势力,居然被人打上门了。更让人没想到的是,打上门的还是一位少年,指名道姓让整个流风寨洗干净脖子,等着他来收拾。

要说流风寨,这十多年来可以说逍遥自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这一带称王称霸,作威作福,还从来没有受人胁迫过。

然而现在,一位少年堵在他们山门口,喊出狂言,要锄奸邪恶,血洗流风寨,简直比他们还要嚣张!这让三大首领、八大贼首、八大贼目、上千贼众如何能够忍受?

搁在平时,他们肯定会觉得可笑,但这真的不可笑。只是一天,便有上百贼众、三大贼目、一个贼首丧命于那少年手中,皆不是那少年的一招之敌,骇得整个流风寨上下震颤、人心惶惶。

琅邪峰下,却是一家酒店,酒、肉、客房一应俱全,名为悦来酒店。敢开在这里,店自然是黑店,是流风寨的内部人物所开,平时坑蒙拐骗、明抢暗夺,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来往的行人商贾。

此时,悦来酒店里却是来了两位大爷,号称什么黑白双爷,又名黑白通吃,口头禅是:专治各种黑、各种白、各种不服。

要说他们绰号的来源,倒也简单,一人一身黑衣、一人一身白衣,组合起来自然就是黑白双爷。

黑白双爷皆是少年,年纪在十五左右,看起来还有些稚嫩,举止却极其老辣。

第一天,黑白大爷大吃大喝,好酒好肉也不知喝了多少,等到结账之时,居然发现一顿饭,竟吃了八十万两银票,当真骇了他们一跳。而后便是大喊大叫,大骂这家酒店是黑店,不给他们算清楚账目,分文不给。

那伙计冷笑道:“不给钱?打算吃霸王餐吗?”

那黑衣大爷回应道:“不算清楚账目,就吃霸王餐了,大爷走南闯北,还从没碰过那么黑的店。”

此言一出,哄堂大笑。

这店本来就是黑店,哪有什么账目可言?譬如,一道普普通通的菜,按心情随便安个几千两;一坛酒,随便安个上万两;一道荤菜,同样随便安个上万两。不然就算任那两个少年如何大吃大喝,又哪里吃得了八十万两?

然后,他们本来就是强盗,居然还被人黑吃黑上门了,不是很可笑吗?

只不过,很快,他们的冷笑就凝固了。

整个酒店,明面上的掌柜、老板、伙计七八人,隐藏着的贼众打手三十人,挽袖擦掌压了上去,当真是杀气凛然,威风凛凛。

那两个少年似乎被吓得瑟瑟发抖,颤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不会真是黑店吧?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大家都是文明人,常言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那掌柜明面上是一个酒店掌柜,其实质是马贼团伙流风寨里面的一个头目,筑基初期的强者,当时闻言,哈哈大笑,一脸嘲讽,道:“啧啧啧,两个小屁孩,也不打听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吃霸王餐?没错,还真让你说对了,我们就是传说中的黑店!”

他一招手,道:“大伙,上,把这两小子给我绑起来,将他们身上的财物收缴。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定然是大富大贵之人,一定要问清楚他们的来历,再向父母索要一笔不菲的赎金,然后....”

“然后自然是撕票,啧啧,你看他们两个的样子,眉清目秀,标准的两个小白脸嘛,卖给那些富婆,一定很受欢迎。”那酒店的老板插嘴道。

这老板自然也不是什么正规的酒店老板,而是流风寨里面的八大贼首之一,筑基中期的强者。

此言一出,又是满堂大笑。

有贼众起哄道:“老板,卖之前能不能先给兄弟们享受一下?我看他们,不但可以当小白脸,还可以当两个兔爷嘛?相信会有很多兄弟喜欢的。”

那贼首笑道:“好好好!大家都有份,不过第一次得给我享用,咱纵横天下那么多年,还真没玩过男人。”

嬉笑之间,他们已经压到那两个少年身前,将二人团团围住,随手便向那两个少年抓来,浑然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那两个少年却在此刻不再颤抖,对视一眼,满眼含笑。那黑衣少年长身而起,一声大喝:“好啊,还真是黑店!碰到我们‘黑白双爷’算你们倒霉,我们俗称‘黑白通吃’,江湖人称‘专治各种黑、各种白、各种不服’!”

话音刚落,也没见那黑衣少年如何动作,却见那七八个伙计和三十来位马贼打手,眨眼间便横空飞起,跌落一堆,浑身发软,竟已失去战力。

那掌柜和老板骇了一跳,情知踢到铁板了,刚想逃跑,便被那黑衣少年制住

。尔后,便是他们惨无人道的人生。

那两位大爷当真是大爷,已经在悦来酒店大吃大喝了四五天,每顿都要好酒好肉对待,却是分文不给。

你瞧瞧他们,大字型躺在龙椅上,肉来张嘴,酒来张口,老板在一旁赔笑,掌柜在一旁捏肩,伙计在一旁松手,贼众在一旁松腿,当真如神仙般,要多逍遥有多逍遥。

整个酒店都在为他们忙碌,喊什么得上什么,稍有迟疑,便是一个耳光,将一众马贼打得满地找牙。言行举止,真是让人发指,比强盗还要凶恶。

遭到如此蹂蹑,一众马贼自然想过反抗,偷偷地派人上琅琊峰总部搬救兵。不久之后,一个贼首、三大贼目,上百贼众便杀气腾腾而来,刀剑逼人。

便是这个举动,彻底惹火了那个黑衣大爷。

他一声大喝:“好啊!原来这里不但有黑店,还有流寇,看你们的样子,定然是作恶多端之辈,留你们不得!”

话音方落,他的身形骤然消失,待出现之时,已然窜入那伙从琅琊峰上下来的一众马贼之中,拳脚倏出,劲气纵横,顷刻间便将这伙马贼击毙,骇人心魄。

黑衣大爷神情冰冷,逼问那酒店的老板,终于知道,原来这里还隐藏着一伙臭名昭著的流寇,名为流风寨。这酒店,便是流风寨的产业,专做那黑人钱财的勾当。

好在这悦来酒店的人,其实都只是流风寨中的低级帮众,便是掌柜和老板,同样是两个郁郁不得志之辈,加入流风寨时间也不长。

经过黑衣大爷的一番审问,三十来个贼众答案的联合对比,这酒店,黑人的勾当很多,倒还没闹出过人命。

四川癫痫病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天水男科医院
四川癫痫病医院费用
昆明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