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雷震八荒 95.第九十五章 、以二敌一

2019-10-12 23:50: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95.第九十五章 、以二敌一

“老夫是来替你们收尸的人!杀!”黑袍人直接控制飞剑击打向了龟宝,手中的飞剑又挥舞了起来,直接射出了许多道剑芒,攻向了龟宝。

而龟宝也是神识一动,御使白玉印挡向了飞射过来的飞剑,并且两件法器就激斗了起来,另外龟宝见到对方射出来的剑芒,又往龟凌甲中注入更多的灵力,撑起了黄色晶体盔甲,用来抵挡。

而且手中青色光芒一闪,顿时也多了一件青锋剑,注入灵力之后,也迅速一挥,施展万刃罡气,直接射出了一百道带着罡气的剑芒,向着激射过来的剑芒击打而去。

“碰碰――”双方的剑芒在空中互相撞击,霎时间在空中绽放出绚丽的光彩。

而龟宝的万刃罡气射出的剑芒虽然速度快,可是却因为三品青锋剑限制了威力,显然要比对方的剑芒威力低一筹。

于是双方的剑芒一阵相撞,对方的二十几道剑芒直接被龟宝的剑芒抵挡掉了一半威力,却还直接射向了龟宝,而龟宝的一百道剑芒的其中二十几道被抵消了,其它的剑芒却还依然射向了黑袍人。

此时,两人同时大喊了一声,完全无法考虑到对方的剑芒如此厉害,但是两人的惊讶的地方又不太相同。

龟宝是预料到对方的剑芒威力会比较强大,却没有想到比他的剑芒强大一倍,直接抵消他二十几道剑芒之后,剩余的威力还向他击打而来。

面对这样的窘境,龟宝心中却是愤愤不平,法器中除了白玉印是中阶法器之外,可以施展剑芒的飞剑,就只有初阶法器与高阶法器,却是没有中阶飞剑,这样有点高不成低不就的感觉,才导致他的剑芒落入了下风。

如今想躲也无法躲开了,只能硬抗对方的剑芒了,“噗――”黑袍人的剑芒击破了龟宝的灵力防御光罩,却全部击中之后都消失了,却是无法击破。

而龟宝带着罡气的剑芒击中了黑袍人的防御光罩,顿时也发出了“噗噗”的撞击声,同样无法击破对方防御光罩,可是却将对方击退了几丈。

“不可能,你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剑芒!而且还使用初阶飞剑,你太瞧不起老夫了,今日你必须死在这里。”黑袍人又惊恐地喊道,而且还是见到龟宝用着三品飞剑,顿时更加恼怒了,似乎筑基期的修士的威严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样。

“小爷就是看不起你没脸见人的混蛋!竟然敢从背后暗算我们,跟你说小爷也不是好欺负的,而且今日谁死在这里还没定数,你有什么招数就快点使出吧。”龟宝也冷笑了一下,立即回答道。

“你一个练气期的蝼蚁竟然如此猖狂,你就不怕老夫将你碎尸万段么!”黑袍人顿时恼羞成怒了起来,又质问道。

“呵呵,你要有这个实力才好,而且从你气息和施展法器的威力上,可以断定你只是一个筑基期三层的修士,再加上你那老得快死去的声音,估计你只是一个灵根资质极差的人,不然就不会修炼了这么久,才是筑基期三层的修为。”龟宝见到对方没有立即攻击,反而是笑了起来,猜测道。

“混蛋,老夫现在就送你去死!”黑袍人听到了龟宝的话,更加恼怒了

,顿时手中的中阶飞剑不停地飞舞着,剑芒不停地射向了龟宝,而且还驾驭飞剑冲向龟宝。

而黑袍人万万没有想到,他本来想在空中偷袭,先击伤柳白雪,甚至是击杀龟宝,可是柳白雪击杀不成,反而被龟宝给缠住了,而且这龟宝竟然能够御器攻击,实力却是不弱于新晋的筑基期修士。

而龟宝见到对方恼怒了起来,眉头一皱,却是没想到将对方惹怒了,可是在如此危机的厮杀时刻,也就不在乎这个情况了,随即也连续施展剑芒,冲击黑袍人的剑芒,而且也拍动这龟凌翅的翅膀,以极快的速度躲避对方的攻击。

“碰――”双方的剑芒在空中,又再次相撞了起来,而且如今的处境是龟宝落于下风,被对方追击着打。

“呼!”就在两人激斗的瞬间,一道白色剑芒直接冲地上冲了起来,击打向了黑袍人,而黑袍人释放的神识突然察觉到了,立即往后退开了,而白色剑芒却是在两人的中间冲上了空中。

龟宝与黑袍人同时都惊讶了起来,完全没有想到柳白雪的速度如此之快,一落到了地面上,就立即御使中阶飞剑发动了攻击。

“归师弟,快点落到地面来,师姐与你一起对付他。”柳白雪的声音就喊了出来,可是她找到了之前的御使飞行的飞剑,却是被击裂了,似乎无法再御剑飞行了,所以只能停留在地面上,对着龟宝喊道。

“好,师姐!”龟宝见到柳白雪没有什么损伤,而且还要出手相助,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极快地拍动着翅膀,向着柳白雪飞去。

“哼,想逃,老夫看你逃到哪里去?”黑袍人冷冷地喊道,立即一边攻击龟宝,一边冲了下去。

就在黑袍人攻击的时候,突然柳白雪御使的飞剑,就从黑袍人的背后击打了过去,而黑袍人避无可避,立即放弃了对龟宝的追击,转头举起手上的利剑,打向了攻击而来的飞剑。

“铛”的一声,柳白雪的飞剑立即被击飞了,而且黑袍人手中的飞剑也震荡了起来,并且虎口还隐隐作痛,可是却避免了一次攻击,也证实了他的实力。

黑袍人挡开了飞剑之后,又再次追向了龟宝与柳白雪,而此时两人已经站在了一起,并且是御使了飞剑,准备应对黑袍人的攻击。

“谁说想逃了,小爷在此,看你如今如何对付我们两人?”龟宝脸上露出了坏笑,盯着黑袍人,又讲道,而这种以众欺寡事情,他倒是非常愿意干,况且对方是一位阴险的袭击者,却也不用手下留情。

“道友,我们与你并无瓜葛,你为何要追击我们?”柳白雪脸上苍白,之前御剑耗费的灵力还没恢复,却是遇到了一个偷袭的人,顿时也带着愤怒地责问道。

“等你们死在老夫的手里之后,自己去询问!”黑袍人驾驭飞剑,来到了两人的前面,却又冷哼了一下,但是并没有一丝恐惧,毕竟对于一个筑基期一层的修士,还有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还不用让他仓皇而逃。

“哼,那就要看你的实力了,师姐攻击!”龟宝也是冷笑一下,就对着柳白雪讲道,而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他却是深有体会,于是再次劈出了万刃罡气的剑芒,一百道剑芒接着一百道不停地攻击。

“恩!”柳白雪点了一下头,也御使中阶飞剑化为一道剑芒,冲向了黑袍修士,而且手中还有另外一件中阶飞剑,继续施展剑芒攻击那黑袍修士。

黑袍修士脸上一变,立即御剑躲开,可是却是无法躲开柳白雪的飞剑,随即黑袍人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盾牌法器,就挡在身前,抵挡飞剑的攻击。

“铛!”柳白雪的飞剑击破了黑袍人灵力防御光罩,直接击中了盾牌法器,却被盾牌法器轻松给挡住了,而躲过了一轮的剑芒攻击,却躲不过第二轮的剑芒攻击,随即龟宝的剑芒却是接踵而至。

“噗――”带着罡风的剑芒又快又强,击打在盾牌法器之上,而盾牌法器虽然都将攻击过来的剑芒给挡住了,却将黑袍人打得退后了几丈,让他无法再冲过去攻击。

“哼,老混蛋,小爷看你还如何抵挡!”龟宝见到黑袍人只能抵挡,并无还手之力,顿时也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如今局势倒是调转过来了,随即大喊道。

“休得猖狂!看招!”黑袍人将大量的灵力都注入到手中的四品中阶飞剑中,忽然在飞剑中就闪烁出强大白芒,随即黑袍人随手一挥,一道强悍无比的剑芒,就劈向了柳白雪。

而柳白雪嫩白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没想到对方剑芒的威力强悍,可是柳白雪御使中阶四品飞剑攻击对方,一时之间也没有躲闪,立即也取出了一个青色的盾牌法器。

灵力注入青色盾牌法器之后,青色盾牌就涨大了起来,直接挡向了汹涌击打过来的剑芒,“碰!”黑袍人凌厉的剑芒直接击中了盾牌法器,将却无法击破青色盾牌,可是却将柳白雪给击退了十几丈。

而柳白雪挡住了这一道剑芒的攻击,忽然气喘吁吁的样子,似乎灵力消耗得更多了,顿时脸上更加煞白了,虽然没有受伤,可是被一股巨力推动了十几丈,差点就挡住不了。

“什么,竟然能挡住老夫全力一击,高阶法器,不可能!”黑袍人一脸惊恐,声音带着颤抖,惊恐地讲道。

可是虽然惊恐,手上的抵挡却没有停止,“碰碰碰!”众多剑芒都不停地击中黑袍人的盾牌,让他有些吃不消了。

而柳白雪的飞剑又再次击中了黑袍人的盾牌,“嘭”一声巨响,直接击破了盾牌的法器,可是却是无法击中黑袍人的身体。

青海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鄂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泸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青海牛皮癣
鄂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