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永镇仙魔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元气之弓

2019-12-05 07:1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镇仙魔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元气之弓

陈羲带着关烈离开了关家的悬空岛,然后立刻下坠,扶着关烈在大街上飞奔。这样的表现,肯定会引起不少人注意。陈羲却好像并不在意会暴露行迹,在大街上疾驰了一段后转进一条小巷子,使用执暗法司的玉佩传送了几百米距离。

然后他让关烈换了一件衣服,自己也换上普通人的服饰,两个人又回到了关家悬空岛下边不远处,就随便找了个客栈住了进来。这里和关家悬空岛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二里路,悬空岛上流下来的血被风一吹都有可能掉在房顶上。

陈羲扶着关烈在屋子里坐好,然后两个人都隐匿了自己的修为。

“你猜到了?”

关烈有些虚弱的问了一句。

他身上的伤其实并不是很重,也许那根本算不得伤。他的修为是在一瞬间被关三压制下去的,甚至也压制住了他的生元。这种突然之间的压制,对关烈的影响自然有一些,但慢慢就会恢复。

一个人的修为之力瞬间失去,连生命表现都被压住,就好像原本一个膨胀的棉球,突然之间被压成了一个小薄片,会恢复过来,但是这个过程也很痛苦。

陈羲点了点头:“我刚回天枢城,在青州的时候察觉到了平江王的阴谋,立刻返回。但是我没有想到是国师直接出手,如果想到的话,回来后立刻找你提醒一下,也许就能避一场灾难。”

关烈摇头苦笑:“避不开的,就算你回来之后立刻提醒我,关家这么多人,一天之内能去哪儿?国师要出手,就没有谁能拦得住。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残忍。关家并没有直接表态倾向谁,他何必要灭我满门?”

“你的父亲,当初是不是加入过一个叫少年会的组织?”

陈羲问了一句。

关烈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

陈羲看着关烈,一字一句的回答:“因为我刚刚知道,我的父亲当初也是少年会的一员。”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时之间都没了话。

陈羲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说道:“因为当初的少年会,就是圣皇为安阳王继位之后做的准备。你的父亲是少年会的一员,其实代表的就是关家的态度。也就是说,圣皇当年已经和你们关家有过交流,关家是确定支持安阳王的。之前关家一直没有表态,是因为安阳王可能想让关家成为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力量。”

关烈本就是个聪明人,陈羲说的这里他其实已经想明白了。少年会是为了安阳王准备的,他父亲跟他提过少年会的事,虽然没有说的很详细,但是他知道父亲当年以关胜己的名字加入少年会,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共同修行的事。

关烈只是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他也不知道安阳王是少年会的首领。关家没有表态,或许真的是安阳王和关三商议之后的决定。等到安阳王和平江王争起来,关键时刻关家站在安阳王这边,对平江王的打击疑是巨大的。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国师一个人就把所有的筹谋都毁了。既然关家是少年会的一员,国师屠杀整个关家也就可以解释的清了。

“你知不知道当初还有谁加入了少年会?”

陈羲问道:“我只知道安阳王,我的父亲,你的父亲,其他人不知道。如果知道这个名单,那么也就知道了国师下一步可能要对哪个家族动手。你仔细想想,你父亲可曾对你提过都有谁?”

关烈摇头:“没说过……”

他皱眉想了好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件事:“但是有一个人,和父亲关系极好,他们两个经常结伴出游。我父亲是一个不善于交际的人,也没有什么朋友,不愿意和那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人打交道。他宁愿带着一壶酒去旷野中坐上一天,也不愿意和那些人在酒席上推杯换盏。我这些年唯一知道的一个父亲的朋友,就是……子桑离乱。”

他看向陈羲:“子桑小朵的父亲。”

“你在这里等我。”

陈羲猛的站起来,看了看外道:“关家和子桑家

,毫疑问是安阳王隐藏着的强大的助力,国师已经对你们关家下手,那么第二个有可能的就是子桑家族。我要去看看,子桑小朵曾经帮过我。”

关烈站起来:“我陪你。”

陈羲摇头:“你的修为还没有恢复,在这里休养一天,然后去西边的小度山,柳洗尘在那里等我。你找到她之后告诉她,如果能通知子桑小朵,我立刻就回赶回去。”

关烈点了点头:“以我现在的修为,跟着你也只能是拖累你。我会去告诉柳洗尘的,你多加小心。”

陈羲拍了拍关烈的肩膀:“不要憋着,想哭就哭吧。”

关烈凄然摇头,没有再说话。

陈羲心里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

……

子桑家族的悬空岛,距离关家不是很近。关家的悬空岛位于皇城主岛南侧,而子桑家族的悬空岛位于北侧。其实陈羲也很清楚,此时赶去的话已经晚了。只是一股感让他不能不去,想到那个温婉如水的女子子桑小朵,想到她为了撮合自己和柳洗尘而安排的见面,陈羲的心里就一阵阵发疼。

这个残酷的世界。

她可能已经死了。

陈羲内心深处,期望着以自己的能力可以救下子桑家族,哪怕他刚刚才和子桑长恨有一场血战,但是他也不会因此而觉得子桑家族该死。可陈羲也很清楚,以自己的力量也许什么都做不了。

出手的是国师,人可挡的国师。

这一刻,陈羲心里生出来一股我一定要强大的心情。只有强大,才能保护多自己想保护的人。只有强大,才能改变现在自己不能改变的一切。一股火在陈羲心里烧着,自己现在能影响的何其之小?自己能做到的何其之少?

修行。

强大。

这两个词在陈羲心里一次一次的出现。

到天枢城之后,太多的事牵扯到了他的精力。所以他在修行上的努力,远不如在满天宗的时候。那个时候虽然境界低微,可是他不间断的拼争着,没有一刻松懈。到了天枢城,他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阴谋之中,已经太久没有专心致志的去修行了。

灵山境二品,以他的年纪,或许已经足以骄傲。但是这不是一个看年纪的世界,再了不起,也只是灵山境二品。

陈羲掠过一座座房屋,眼神越发的坚定。

就在这时候,一支元气之箭突然从天际而来,瞬息之间就到了陈羲身后。这元气之箭上似乎带着一股可以缩短距离的能力,肉眼根本察觉不到。发现元气之箭的时候,已经和陈羲近在咫尺。

嘭的一声!

陈羲身后发出爆裂之声,紧跟着一团烟雾炸起。陈羲的身子从烟雾之中出现,斜着坠落下去。这一箭正中他的后背,元气之箭上的力量足够强大。陈羲似乎毫反应,跌落下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

一道黑影从陈羲身后的位置追了过来,几个恍惚就到了陈羲之间立足的那间屋顶上。此时房屋已经被元气爆炸摧毁了大部分,这个人利于断墙之上,俯视下方。

“嗯?”

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疑惑。

地上,并没有陈羲的影子。明明击中了陈羲,明明看到他坠落下去,为什么他不在?

这个人往四周看了看,眼神里有些不可思议。他很自信,以他的修为之力,就算是堂堂正正的和陈羲交手,陈羲也断然没有取胜的机会。何况,这一箭是从陈羲背后偷袭。以他对陈羲的了解,陈羲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就在他往四周观察的时候,他的脸色忽然一变然后立刻跃起。青木剑从他立足之处的下方刺出来,将断墙切开。这一剑居然来的悄声息,若非这个人一直保持着戒备,差一点就被青木剑刺中。

“倒是低估了你。”

这人向远处掠了一段,然后立于一座房屋之上。他眼神冰冷的看着陈羲,其中还带着几分戏谑。

“邱辛安。”

陈羲看着那个人,说出他名字的时候带着一股杀意。

“想杀我?”

邱辛安忍不住冷笑起来:“就算我该在满天宗的时候就除掉你,容忍你的修为提升了很多这是错误的。但是你以为,凭你现在的修为就能杀我?当初你爹就是毁在我手里的,现在你也一样。不同的是,碍于一些压力当年不能除掉你爹。但是今天,你却是要死的。”

他看着陈羲:“说句实话,你的进步之已经让我很吃惊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比你的天赋好。当初在满天宗的时候我以为你并没有什么太出彩的地方,显然是低估了你啊。我不是一个经常犯错的人,相同的错误不会犯两次。”

“不过在杀你之前,我倒是想看看你的修为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陈天极兄弟先后被你所杀,让我越发的好奇你怎么做到的。”

他似乎完没把陈羲放在眼里。

邱辛安打了个响指,一张极为华丽的元气之弓出现在他身边。他伸出手,那元气之弓随即飘到他手边。这弓的弓弦也是虚淡的,甚至不是实体,但是弓上面那飘散出来的气息,让人错觉那是一把古兵。

“你猜,你能挡得住我几箭?”

邱辛安笑的格外欢:“本来以为你是个聪明人,逃了就不会再回来。但是没有想到你和你爹都是一样的白痴,所以你们这样的人,注定了都是别人成功的踏脚石。当初踩着你爹上位的那些人,此时还活的好好的。我杀了你之后,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你那个坚强的父亲……他一定会撑住的,对吧。”

他左手擎弓,右手虚捏着向后一拉。

一支元气之箭随即出现,瞄准了陈羲。

孩子脸色发黄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一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