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禁令连出难止小产权房销售

2019-08-16 19:37: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月 日,房山区琉璃河镇,滨水雅园小区。

  “小产权房。”售楼大厅内,销售人员一遍遍重复着,现房每平方米约2700元的价格,吸引了不少购房者前来。

  销售人员称,这是当地最大的房地产项目,一二三期约50栋楼都已盖好,大部分已售完,四期正在建设中。

  秀水新村,距滨水雅园几分钟的车程,小区内新起的楼房正在建设中,还有几栋也已纳入规划。

  小区没设售楼处,但买房者会有专人接待,“只能开收据,要信你就买。”一名负责售楼的男子并不隐瞒,这是小产权房。

  他称,尽管销售较以前差了许多,但每月前来看房、买房的人依然不少。

  琉璃河镇11村几乎村村都有小产权房项目,“它的确带动了经济的发展。”这一观点得到当地政府和百姓的认同。面对一排排已建或正建的楼房,面对国家一条条的“封杀令”,当地政府、开发商、买房者、卖房者都在观望,都在等待。

  现状

  售房以回迁名义继续

  秀水新村位于琉璃河镇二街。 月 日,以购房人身份来到该小区前,立刻就有人上前接待。

  一销售负责人说,现在政策风声紧,不敢大张旗鼓地卖了,有人买房都是由他带着看房。国家叫停了小产权房,买房只能以本村村民回迁的名义运作。

  他称,在目前的情况下,村委会盖章的房本都不敢开了,交钱就给开一张二街经济合作社的收据,然后交钥匙住房。

  这名负责人透露,收据要开国家叫停小产权房之前的日期,这样将来政策松动了,办房本也方便。

  做了 年小产权房销售的林鸥称,小产权房背后存在一个利益分配:房地产商和当地政府各占40%,剩下的20%的利益给了当地的农民。

  买房人

  “被高房价逼的”

  “哪的都有,互相也不认识。”滨水雅园居民赵芬说,滨水雅园一二期20多栋楼大都卖出去了,但入住的也就二三百户。

  2007年8月,赵芬和丈夫以2100元的单价,购买该小区一套八九十平方米的住宅,将城里的房子留给大儿子结婚用。

  像赵芬这种情况,在该小区很常见。城里的房子留给孩子,成家上班都方便,退休的老两口到郊区居住,“都是被高房价逼的”。

  “知道是小产权,否则没有这么便宜。”赵芬说,如今在她和丈夫手里,只有一张与开发商签的合同,其余什么也没有,“说以后给办房本。”

  销售人员

  销量一落千丈

  2007年底2008年初,中央对小产权房接二连三的规定,让赵芬对自己的房子开始担心。

  对外销售困难;如遇到占地、拆迁,难以得到安置和补偿;未来遗产继承将遇到麻烦……一系列问题,这段时间无数次在赵芬脑子里转个不停。

  但看到滨水雅园小区仍在盖,不少的人也来买,附近与他们一样的小产权房也未受到大的动荡,赵芬心里也踏实了一些,“这么多小区也不能说拆就拆,我交了钱,国家也不可能把我赶出去。”

  林鸥坦言,随着国家叫停小产权房,他的销售量一落千丈,从每月的几十套,下降到最近 个月卖出不到10套。村民

  饭店超市都好干了

  与滨水雅园不同的是,秀水新村是在拆迁本村村民的房子后,村委会自己建的几栋楼。

  该村村民朱玲说,根据老房的丈量面积,以一平方米换一平方米的比例,免费回迁到楼房里。

  不少村民对于回迁比较满意,有暖气,家里和小区都比以前住平房干净。同时,剩下的房子卖给外来户,也拉动了当地经济,“饭店、超市、黑车,都比以前好干了。”

  “肯定会有个说法的。”上述销售负责人推测,这次“两会”可能会讨论小产权房的问题。他认为,合理规范下的小产权房是个好事,既能满足高房价下城里人购房难,又能加快农村城镇化步伐。

  他指着小区内浇水的保洁人员说,打扫卫生、烧锅炉、门卫等物业人员都是本村的村民,这样既安排了剩余劳动力,还节省了成本。

  在小区的尽头,老房的拆迁工作也在进行着,“还得盖几栋,家家都得住上楼房。”这名负责人颇为得意地说。

  (文内人物均为化名)

  采写/本报 耿小勇

  关键词: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好
慢性腹泻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孩子中暑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