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雅拉冒险笔记 第一百零一章 我们?

2019-10-18 17:41: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雅拉冒险笔记 第一百零一章 我们?

“嘁。”潘尼斯撇撇嘴,眼珠一转,看到了四位年轻军官里唯一一位人类女性

,立刻以同样的姿态冲到女军官的身边,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热情说道:“见到人类真是太高兴了,你好你好。”

见到对方一脸笑容又如此热情的态度,女军官下意识的伸出手,然后就发现自己上当了,这个自称潘尼斯的家伙两只手冷的就像永冻冰原的寒冰,两只手把自己的右手包在中心,接触了不到三秒,自己的手就已经冻僵了,而且对方的手似乎还在不停的变换位置,仿佛是在……取暖?

“嗖”,一直箭紧贴着女军官的手飞过,在射中潘尼斯的胳膊前,他已经及时的缩回了手臂,一边往掌心呵着热气,一边用劫后余生般的语气感叹道:“总算活过来了,我就不该骑着魔动机车在午夜赶路,带着手套魔力输出不畅,不带手套又差点把我冻死,呼呼,呼呼,现在终于恢复了。”

女军官的眼角肌肉剧烈的跳动着,如果不是自己的手已经被冻僵了,而且又身在两位指挥官面前,她相信自己已经拔出剑把对方切成二三十段了,现在她最后悔的,就是为什么没有学着指挥官那样,直接背着手无视掉对方的殷勤。

“果然像陛下说的那样。”德瑞艾德严厉的外表上带着让人畏惧的笑容,不过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女将军只是长相凶狠而已,实际上在治军时间之外,其实是个很随和的女性,她的笑容虽然可怕,却的确是真心的笑。女将军依然背着手,仿佛刚才为下属解围的箭不是她射出来的一样,一脸悠闲的说道:“你变得活泼了不少啊,小家伙。”

“呦,这不是德瑞艾德奶奶嘛。”潘尼斯看来曾经和女将军有过接触,而且应该比较熟悉,所以才很随意的挥了挥手,笑嘻嘻的说道:“我刚才居然没认出来你,哈哈,哈哈,真是意外啊。”

“奶……奶。”女将军这次的笑容反而一点都不恐怖了,但右手按在腰间的短剑上,眼睛里也带上了凛冽的杀气,用很柔和的声音说道:“看来女王陛下说的很委婉啊,你这个小家伙现在变得已经不是用活泼这个词可以形容的了,不过,刚才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能请你再说一遍吗,无所不能的凯尔大人。”

“哈哈哈,开个玩笑嘛,德瑞艾德阿姨,只是一百多年没见,不用这么激动啦。”潘尼斯用拳头一锤手心,点头道:“我明白了,难怪我没认出来你呢,原来一段时间不见,艾德阿姨你变得更年轻了,就连脸上的伤疤都漂亮了不少。”

一旁的几名军官都有一种想要捂脸的冲动,虽然还没弄清状况,但大家一致认为,面前这个人活到现在还没有被人打死,实在是一个奇迹。然而年轻的精灵军官却惊讶的看着潘尼斯,因为在场的年轻人里只有他才知道,对于女将军来说,脸上可以称得上是毁容的伤疤,并不像绝大部分人想象的那样需要避免提起,恰恰相反,这道伤疤是德瑞艾德最自豪的战绩的象征,女将军不仅不介意别人提起这条伤疤,反而会很开心。

据说早在八百多年前,德瑞艾德还没有成为将军的时候,曾经作为林卫的一员,在死亡森林边境的哨所驻守过三十年,在她的驻守期内,刚好遇到一次突然性的兽潮,二十多只半神魔兽从死亡森林里冲了出来,准备进入迷失森林展开猎杀。当时哨所里只有两个哨兵,为了保险起见,德瑞艾德派遣另一个哨兵返回迷失森林求援,自己则单独留下来,拖住了所有的魔兽。当支援部队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十几具半神魔兽的尸体,和站在魔兽尸体中央,浑身被鲜血浸透的德瑞艾德,其余的入侵魔兽已经被德瑞艾德的悍勇吓退,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一战,让德瑞艾德的名声传遍了迷失森林,也给她的身上留下了大量难以痊愈的伤痕,但女将军一直都将这些疤痕视为勋章,从来不会遮掩。

果然像年轻的精灵军官所想的那样,女将军不仅没有因为潘尼斯的话而生气,反而被逗得笑了出来,德瑞艾德一边抚摸着脸上的伤疤,一边虚踢了潘尼斯一脚,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小混蛋现在越来越不会恭维女人了,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嘿嘿,艾德阿姨,这样的话才显得我诚实嘛。”潘尼斯咧嘴笑了笑,这才转向一旁的老将军巴克,躬身道:“巴克将军,很高兴见到你。”

“我的荣幸,凯尔大人,我是听着您的事迹长大的一代,能亲眼见到您,是我足以夸耀余生的幸运。”老将军很恭敬的行礼道:“听说您要来这里,我昨天激动的整个白天都没能入睡,哈哈哈,一天都在想象您是什么样的人,没想到您和艾德将军这么熟悉,如果早知道的话,我早就像艾德将军请教关于您的事迹了。”

“巴克将军你太客气了,你毫不犹豫的接下了如此艰苦的领军任务,这份勇气也让我非常钦佩呢。”潘尼斯恢复了凯尔式的彬彬有礼,淡淡的微笑着说道:“至于我的事,早已经是过去了,一点都不值得再提起。”

“好了,两个小家伙。”德瑞艾德的称呼让两人完全无法反驳,只能报以苦笑:“太阳快要升起来了,温度也越来越高,大家想聊天的话,还是先回营地,坐下来慢慢聊吧。凯尔,你猜我给你准备了什么?”

“咸死人的鸡蛋馅饼,艾德阿姨你只会做这个。”潘尼斯还没有说完,便转头就跑:“刚好用来补充盐分,不过希望艾德阿姨你准备了足够多的水,吃完了需要解渴。”

“小混蛋。”外表凶恶的德瑞艾德笑骂了一句,和巴克将军一起紧紧跟在潘尼斯身后:“当初你可没说过难吃。”

“饿了五天的人吃什么都觉得好吃。”潘尼斯突然一愣:“不过那东西要准备好久吧,艾德阿姨你早就知道我要来了?哦,对了,一定是芙拉尔提前通知您了。”

“嗯,陛下前几天就来信说过了。”逐渐接近营地的大门,德瑞艾德终于忍不住了,疑惑的问道:“但是我这几天一直没有想通一件事,你们为什么不一起来,非要分批出发,然后前后只相差几个小时抵达这里呢?有什么特殊的计划吗?”

“我……我们?”潘尼斯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顺着德瑞艾德的视线向营地大门望去,在营地的门口,几道身影守在那里,为首的一个正似笑非笑的盯着潘尼斯,手里轻轻摇动一个熟悉的信封。

(未完待续。)

长沙治疗早泄医院
拉萨白斑疯医院
乌兰察布治疗睾丸炎医院
湖南好的牛皮癣医院
拉萨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