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心音】孽债(小说)_a

2020-01-16 15:2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乒,乒,乒!几声清脆的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此起彼伏的狗吠声传遍全村,打破了沉睡村庄。熟睡的人们纷纷惊醒,心中忐忑不安地披衣起床,胆大的人走出院门想看个究竟。

大街上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互相议论,胡乱猜测着,谁也说不清枪响的方向,猜不出枪响的原因。是盗匪?是暗杀?还是持枪人不慎走火?大家的议论焦点都集中在华雷身上,这村上只有在县公检法部门工作的华雷才配有枪支作执法武器,别人是不敢非法握有枪支的。

真是长垣县地邪----说谁有谁。

华雷从村外走来了,明亮的月光下,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当华雷走近时,有人上前想打个招呼,可是华雷故意拐了个弯,大步流星地一声没吭走过去。

大家心里有点狐疑,便悄悄地尾随华雷走去。

只见华雷走进家门口咣地一声把门踢开,又咣当、哗啦地关上门上了拴,看着他的一切动作都非常反常。屋里亮着灯光,还能听见隐隐约约的女人哭泣声,屋里传出叭的一声拍桌声,华雷如雷般的一声吼叫:“说吧,咋回事,今天不说实话我崩了你。”只听见女人嘤嘤地哭泣声,别的啥也听不到。

屋里沉寂好一会,外边偷听的人正要走,忽然听见女人说:“是我不好,你别要我了,咱俩离婚吧,孩子给你留下。”这是华雷的老婆白彩的声音。

“离婚?说得轻巧!不把前后经过说清楚,我也叫你死个不明不白。”华雷如雷的吼叫。

又是一阵沉寂。屋里的灯灭了,人们都各自回家了,到底是咋回事,村民们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清早,有人在村边的一棵歪脖子树上发现吊着个人,走近一看,却是华雷的父亲华新,四肢僵硬,尸体冰凉,人已经绝气了。便马上跑回村,通知给华雷去收尸。

华雷如何殡葬父亲暂且不表,单说夜里的枪声、华雷审妻以及华新上吊自尽纠结在一起的原因,在村里成了爆炸性新闻。男女老少议论纷纷,街头巷尾说东道西。

华雷,不到三十岁,中学毕业后,在县法院谋到一份工作。小伙子事业心强,每天扑在工作上,一月四十还不回一趟家。家中只妻子白彩带着三岁的儿子华兵和公爹华新一起生活。华新操持农活,白彩料理家务,小华兵常常和爷爷玩,有时还和爷爷同睡,白彩就坐在床边一边哄孩子睡,一边和公爹聊家常,家中三口相处的和谐而亲热。

有一次华新带着孙子去赶古庙会,给儿媳撕了一块花布料,白彩做了一身新衣裳,白彩对公爹的关爱十分感激,天天穿着不下身。一天,华新说:“白彩啊,你总穿这身衣服不换换,嫌过去的衣服不好吗,明天我到集上再给你买一身名牌成衣。”

白彩笑嘻嘻地说:“和你儿结婚五年了,除了结婚时他买得那一身衣服,还没给俺添过一寸布,还是爹好。”

第二天华新早早起来,饭都没吃就去赶集了,白彩做好早饭,华新正好赶回家,把新买的成衣递给儿媳说:“去试试可身不可身,不合适我再去换。”

白彩换上新衣高高兴兴让公爹看,华新见儿媳喜笑颜开地满意表情,心中的邪念涌上心头,连连夸赞穿上这身成衣身材脸蛋衬得更好看了。他还用手在儿媳肩上背上抚摸一遍,白彩毫无躲避的意思。华新心中痒滋滋的又大胆去拍儿媳的屁股,捏儿媳的大腿,白彩一点羞耻表情也没有,她只是笑也不说话,身上好像一股电流流遍全身,心里热辣辣的。

可是,在华新和白彩心中各自都做着各自的美梦,公爹对儿媳动心了,儿媳对公爹也有了意。白彩每每穿着这身成衣到街上,人见人夸白彩这身衣服真时髦,白彩总也笑笑说,这衣服是俺华兵他爷买的。村民们谁也没往别处想。

一天晚上,华新拉了块凉席在院里椿树下乘凉,到夜里十一点了才起来往自己屋里去。儿媳白彩的门吱地一声开了半扇,华新以为儿媳去厕所方便,也没吭声,径直往自己房里走去。

“还不到这屋里来!”白彩伸出头向门外轻轻说了这么一句。华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腿也抬不起来了,稍稍扭头看了一眼儿媳仍然伸出个头,华新的心脏猛烈地跳起来,犹豫片刻,两条腿情不自禁地向儿媳房间迈去了难以挽回的第一步。

从此以后,翁媳两个便勾勾搭搭,难以自拔。在伦理道德红线上越走越远,在污泥浊水的死潭中越陷越深。

俗话不俗,纸里包不住火,雪地里埋不住死孩子,事情总会暴露出来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华雷忙完一天的工作,翻来复去睡不着觉,十点多了便骑着自行车来家了。华雷走到家里已是深夜十二点了,他掏出自己随身带的钥匙开了大门,当去打自己的房门时,里边却反锁上了,他就拍拍门叫白彩开门。正在熟睡中的华新和白彩惊醒了,一听是华雷的声音,两个人慌了手脚,急忙穿衣下床。白彩心中战战惊惊,说话声音都变了调,华新连滚带爬地藏在桌子底下。

白彩开了门,华雷进屋说咋不开灯呀,华雷顺手就把电灯打开了,华新虽然飞快地窜出去,还是被华雷发现了,“谁?”便冲出去追赶,华新向村外奔去,华雷拔出手枪穷追不舍,一场百米赛跑就这样激烈展开了,华雷为震慑逃跑的奸夫,向天开了三枪,华新吓得尿了一裤,双腿瘫软了,一头栽倒在地,华雷冲上去,一脚踏在华新身上,又用手枪狠狠捣了几下,那个奸夫爬在地上脸巩着地一动不动,华雷抓住他的领口提起来,月光下一看却是自己的父亲,华雷不由大吃一惊,狠狠地把他摔在地上:“你!你!你!”再也没说一句话,便怒气冲冲地回家找白彩算账了,这就是本文开头写的华雷审妻一幕。

事情过去以后,村里传出的一首民谣道出了人们的心声:

儿之妻,犹儿女,多关爱,是常理。

欺儿媳,狼心肺,败人伦,万人弃。

自酿苦酒自己咽,孽债缠头永无期。

伦理道德人人讲,家国和谐新风气。

共 21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通奸是双方的事情,有一方不从,事情就不会成功,翁媳之间的通奸也必然如此。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两个都不是好东西。只要有一人能够控制好自己,另一个再怎么勾引也是不成的。这个故事为我们生动地展现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编辑:傅冬】

1 楼 文友: 201 -06-29 17:48:10 这个故事很让人深省。

2 楼 文友: 201 -06- 0 1 :19:5 谢谢傅冬老师!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白带多应该吃什么
小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