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陕西医生拐卖婴儿续买者已生3女称想续香火

2019-06-08 21:5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宝宝睡觉咳嗽
宝宝睡觉咳嗽
宝宝睡觉咳嗽

“拐卖婴儿的老王在这里,一定要尽快抓捕他。”在“陕西省富平产科医生私卖婴儿”案发10多天后,8月2日下午,由陕西省富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带队的办案民警,突然自山西省转战至河南省滑县,请求当地警方协助抓捕涉嫌参与拐卖婴儿的“老王”。

滑县公安局民警迅速投入战斗,通过各种手段,及时锁定了犯罪嫌疑人“老王”,原来他就是滑县四间房乡大吕庄村村民王某。

8月3日晚10点,滑县警方联合富平警方,在“老王”的家中将其一举抓获。

经突审,王某交代,他同本村一名年轻女性嫌疑人黄某,带着内黄县梁庄镇3名购买男婴的村民,驾车专门到山西省以5万元价格购买被陕西富平医生转手倒卖的新生男婴“来小孩”。

得知这一消息后,昨日凌晨1点,两地警方连夜赶至黄某的家中抓捕。此时,黄某的丈夫王某在阻挠抓捕其妻,又高又胖的他持剪刀将滑县公安局刑警葛红亮的右手中指划伤,最终被办案民警一同制服后,将嫌疑人黄某成功抓获归案。

黄某交代,被拐男婴“来小孩”被其介绍给内黄县梁庄镇小后河村其娘家亲戚朱某收养。当即,滑县警方会同富平警方赶赴内黄县梁庄镇,与梁庄派出所民警协商解救婴儿方案。

民警深夜跳墙解救婴儿

“接到通知时已是凌晨1点50分。”内黄县公安局梁庄派出所指导员田育兵说,他立即喊来值班民警出发了。由于天黑路不好走,来到梁庄镇小后河村已是凌晨2点半左右。

由于地形不熟,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找到朱某的家。田育兵说,通过实地查看,这是个普通宅院,四周院墙高约2.5米。为防止意外,民警先在四周布控好。他先上前敲门,可连续敲了几下,里面一直没有回应,但屋内的灯亮了起来。

“我隐约听到里面有打的声音,为了以防万一,我向指导员请示后,决定翻墙进入。”参与解救婴儿的派出所民警焦隆说,由于事发农村,又是夜晚,一旦当事人喊来亲朋好友,如果发生正面冲突,事情会变得很复杂。

焦隆说,他借助跑步当即跳到南墙上,进入院内,田育兵也紧接着翻墙进入。“我当即把堂屋门打开,并控制了正在打的朱某。”焦隆说,田育兵赶紧找来大门钥匙,将大门打开。与此同时,焦隆在里屋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婴儿及朱某的妻子。

“我们准备带离婴儿时,院子里突然跑来两名男子阻止我们。”田育兵说,经询问得知是朱某打叫来的两个哥哥。虽然向对方亮明了身份,但是对方很不配合,双方还发生拉扯。在经过民警一番法律教育后,朱某三兄弟极不情愿地看着民警将婴儿带离。

生了仨妞后想买个娃“续香火”

“好好的家庭,怎么会想起来买婴儿呢?”起初,田育兵感到不理解,通过查询朱某的户口,发现32岁的朱某户口上有两个女儿,还有一个女儿没有上户口。“他连续生了3个女儿,心里很郁闷,也怕被人瞧不起,夫妻俩也多次吵架,心里一直想生个儿子。”

经过一番思索后,他产生了买一个儿子“续香火”的想法。一次,朱某在聊天中得知本村嫁到滑县的姑娘黄某有“门路”,便向黄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黄某也表示帮忙“操心”。

4天前,黄某通知他已经物色到了一个男婴,价格是6万元。于是他和朋友带着6万元钱到滑县交易。

“被拐卖婴儿已经被富平警方带走,还需要做DNA鉴定。”昨日下午,田育兵表示,两名犯罪嫌疑人王某、黄某也已移交陕西富平警方做进一步处理。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院长被免职

昨日下午,郑州晚报从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了解到,案件发生后,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院长王莉、副院长姚军民等3名领导已经于当天上午被免职,还有县卫生局领导等多人被问责。

据了解,“陕西富平产科医生私卖婴儿”系一跨省拐卖婴儿团伙案件,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张某、潘某、崔某已被警方控制。而类似的新生儿被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医生“处理”的事件,目前已经向当地警方报案发现的有7例之多,其中大多都是冲着张素霞去的。

“下午4点多,王莉来到来国峰妻子的病房里,看望并表示了歉意,但情绪激动的家属认为这份歉意来得太晚,并不认可,现场一度失控。”昨日傍晚,陕西当地的一名媒体人士表示,众多赶到病房后进行了提问,然而,这名前院长没说几句话就匆匆离去。

7月16日,在陕西省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一名刚出生的男婴被产科副主任以患重病为由抱走“处理”。3天后,“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家属报案,“陕西富平产科医生私卖婴儿”案发。

昨日,郑州晚报了解到,河南和陕西两地警方连夜行动,在内黄县梁庄镇将婴儿成功解救。郑州晚报 石闯 实习生 程丹 通讯员 于彦彬 张波 文/图

连线婴儿父亲

昨日下午,闻听孩子被警方成功解救回来,28岁的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薛镇薛寨村村民来国峰和家人禁不住喜极而泣,稍后他向郑州晚报咨询了两地警方解救婴儿的过程,并吐露了内心的复杂感受。

“找不到孩子爱人要跟我离婚,父亲也气得不轻。我想跳楼被民警救了下来”

郑州晚报:在妇幼保健院里发生这样的事,的确令人震惊和痛惜。你们当初是怎么发现的,知道孩子是被故意拐卖后,心里是怎么想的?

来国峰:张素霞55岁,也快退休了,她是我们一个村子的,和我父亲还是小学同学。三四年前,我们家生闺女时就找过她,当时对她的印象挺好的。因此,生小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她。觉得她干了30多年,业务上很权威,而且又是一个村的乡邻,很亲切。

我们是很相信医生的,在妻子体检时,她说好好的,可是孩子出生了,却说患了“先天性传染病及先天残疾”,然后就规劝“处理掉”。当时,我们觉得不对头,就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是找了她几次,她都躲着不见面。

我爱人说,找不到孩子就跟我离婚,我父亲也气得不轻。我的压力相当大,就爬到了医院的四楼楼顶准备跳楼,被派出所民警救了下来后,我们就报了警。

“我们这么信任她,人家是布好了局设好了套,等着我们来跳”

郑州晚报:现在经过两地警方的不懈努力,孩子被成功解救回来了。作为孩子的父母,心里可以暂时放下了。

来国峰:一天接了不少,你们是河南媒体第一家打过来的,很感谢关心孩子的进展。

说实话,当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我们真是太伤心了,都忍不住大哭起来。我们这么信任她,原来,自己却被蒙在鼓里,人家是布好了局,设好了套,等着我们来跳。孩子是父母的命根子,也是全家人的指望,发生这样的悲剧,我想不管是谁,都会很难受。

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见到孩子,也在等警方的消息。不过,我相信一个人做了坏事,一定会得到法律的惩罚。我现在特别想见到张素霞,我想问问她,都是一个村子的乡邻,又没得罪过她,为什么却要这么害我们,她干这事整这些钱,心里就不觉得愧疚?

线索提供 于雷平(稿费100元)

张兆辉再饰商界枭雄 《鸡毛飞上天》手撕张译
北京大学教授姜伯驹:此生挚爱是讲台
《我是歌手》第二季年初开启 参赛歌手有望曝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