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朱元璋的发迹秘诀先吞并起义军旧部积蓄实力

2019-08-21 17:32: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朱元璋的发迹秘诀:先吞并起义军旧部积蓄实力

朱元璋于1328年出生在今安徽凤阳的锺离大平乡孤庄村,父亲本是给地主种田的佃客,他自幼家境不好,童年时给地主放过牛,后来在家乡的寺院出家,做过四处流浪的游方僧。当元末天下大乱,烽火连天之际,他为了自保,于1352(至正十二年)年投靠了濠州的起义军,因在起义军中表现出色而深受首领郭子兴的赏识。

不久,郭子兴乾脆招了朱元璋做女婿,从此昔日的放牛娃便改头换目,成了军中有身份、有地位的「朱公子」。

郭子兴于1355年(至正十五年)死去。为了避免被别的割据势力吞併,军中大多数将领认为应该加强与白莲教的联繫,借北方红巾军的旗帜以为声援。不过,他们只承认韩林儿、刘福通为名义上的领袖,这支军队基本上凡事皆自作主张。

朱元璋已升为和州元帅,成为独当一面的将领。他在多年以后回忆起自己招兵买马、努力扩充势力的情况:「初起兵时,投靠我的士卒无论是一二十人,还是数百人,我都对他们亲如兄弟,爱如骨肉,予以恩抚,无不尽心」,最终形成了一支凝聚力比较强的军队。其后,他与同道中人一起挥师渡江,占据南京,在江南建立了地方政权。

郭子兴的儿子郭天叙与小舅子张天佑在攻打南京时双双战死,让朱元璋一下子成了军中眾望所归的带头人。这时军队中的成员比较复杂,主要分为朱元璋嫡系、郭子兴旧部与巢湖水军三个派系,其中朱元璋嫡系部队有二万多人以上,最早的骨干分子是徐达、汤和等淮西老乡,后来陆续收编了冯国用、常遇春、胡大海等人作为亲信。

郭子兴的旧部属为数不少,总共超过万人,由宿将邵肆、邵荣统率。而「拥眾万余,船千艘」的巢湖水军在渡江之前才归附,这支以廖永安、廖永忠、俞通海为首的部队为朱元璋征服水密布的江南提供的极大的便利。随着根据地越来越大,各种徵兵的方法也层出不穷,部队的编制自然也变得更多。朱元璋为了有效地把政权与军权集于一身,不断使用排除异己、重新调整人事关系与分配权力等手段,逐渐达到了目的。

朱元璋大权在握,便从严治军,他讲究号令统一,要求不同的部队在战时应该互相配合,做到「手足相卫、羽翼相蔽」,为了严明军纪、令行禁止,他赏罚分明,对于有功者「虽憎必赏」;有罪者「虽爱必罚」。他认为两军相争,杀敌主要靠士兵,而「兵不贵多而贵精」,「多而不精,徒累行阵」。

可是精兵的重要性又比不上良将,因为「任将非人,则兵必败」,所以「两军之间决死生成败之际,有精兵不如有良将。」为此,他对将领的选拔特别重视,强调必须「因材而受职」,最好是符合「有识、有谋、有仁、有勇」的标准。由此可知,他的军队名将辈出,绝非偶然。

自从红巾军起义的十多年来,元朝的主力一直集中于长江以北打大仗、拼消耗,这就给了江南群雄各显身手之机。高瞻远瞩的朱元璋以南京为中心不断向外围扩张,他在驱逐元朝留守于各地的老弱残兵时,任用了大量元朝的旧官吏与儒士,共图大业。其中着名的有李善长、刘伯温、朱升等人。他们採用「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等策略,派遣部队开荒屯田,储备粮食,发展经济以养精蓄锐,逐渐成为南方一个举足轻重的政权。

屹立于江南的朱元璋,其最危险的对手不是来自于元军,而是陈友谅与张士诚这两位起义群雄。陈友谅出身于一度在长江两岸呼风唤雨的南方红巾军,他于1360年(至正二十年)五月在江州弒杀了首领徐寿辉,自立为帝,国号「汉」。此种篡权夺位的行为难以服眾,军中将领不少纷纷离去,儘管如此,长期纵横于湖广、江西等地的陈友谅,其势力决不容小覷。

而以贩私盐为业的张士诚于1353年(至正十三年)在高邮城下险胜「百万」元军之后,向江浙沿海地区发展,打下的地盘也颇为可观,他在此期间出于养晦韬光的目的表面上接受了元朝的招安,但与蒙古贵族统治阶级仍然是同床异梦。据说上述两人在战时都可以动员「数十万」之眾,致使坐镇南京的朱元璋陷入「左右树敌」的不利状态,因为他就夹在两个对手中间—陈友谅在西边,张士诚在东边。

恰巧在此时,表面忠于元朝的军阀察罕贴木儿攻克了北方红巾军的大本营汴梁,接着乘胜追击,大举南下山东、觊觎江南,大有「投鞭断流」之势。察罕贴木儿一旦南下,首当其衝的必然是名义上听命于北方红巾军的朱元璋,而不可能是被朝廷招安的张士诚,更不可能是远在长江上游的陈友谅。

俗话说:「英雄难敌四手」,更何况朱元璋位于南京这个四战之地面对三个强敌,情况已经危险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谁知天无绝人之路,南下山东的察罕贴木儿突然被降将暗杀,此后元军内讧,在北方混战数载,无暇顾及其它。使得南方的朱元璋顿时解了燃眉之急,得以松一口气,腾出手来逐一解决陈友谅与张士诚。

这位未来的开国皇帝不但在战略上胜人一筹,而且看人的眼光很准,他正确地判断「友谅志骄,士诚器小」—「志骄」者野心勃勃,喜欢惹事生非;而「器小」者则容易安于现状,不思进取。

据此,他决定把陈友谅列为首先打击的目标,事实也是这样,当他西征陈友谅,与对手在鄱阳湖大战时,保守的张士诚果然没有出兵从东边夹击。一些歷史学家认为,

鄱阳湖大战是朱元璋一生之中经歷的最险恶的一战。此战,他亲自带领二十万水陆大军沿着长江直上,开进鄱阳湖,与倾巢而出的号称「六十万」的陈友谅所部在湖中打了个你死我活。

朱元璋的战船虽然比不上陈友谅所部可以乘载千人以上的战舰,但凭着机动灵活的特点,採取了让火器与冷兵器混合在一起轮流射击的新战术,战时,先用火铳、火炮、燃烧性火器与弓弩等远程兵器攻击对方木制战舰、尽量烧杀对方人员,再进行「接舷战」,让军中壮士舍命登上对方的战舰展开刺刀见红的白刃战,因而屡屡告捷

鄱阳湖之战断断续续地打了三十六天,终于以朱元璋获胜而告终,此战之后整个中国没有一支舰队能够与之相媲美,无论是龟缩于浙东沿海的张士诚,还是早已衰落的元朝水师,都不敢撄其锋。

假设朱元璋首先征伐的对像是张士诚,则东征之师极有可能会遭受到野心家陈友谅的乘机夹击,后果必然不甚设想。实践证明,朱元璋制定的先徵陈友谅、后徵张士诚的战略是非常正确的。他解决了陈友谅、就轮到缩头乌龟张士诚了。在1365年(至正二十五年)打响的消灭张士诚的战争中,最出锋头的不是水师,而是陆军。由于张士诚尽量避免野战,而把兵力用于守御据点,所以,一系列的攻坚战成了最大的亮点。

朱元璋军队连陷湖州、杭州等要地,于同年十一月杀向张士诚的老巢平江(今江苏苏州)。围城的二十多万部队在城的周围挖起了互相连接的长壕,筑起了数不清的堡垒,并搭起了大批高达四丈、分成三层的敌台,每一层里面都放置着弓弩与火器,日夜发射不停,对守军进行火力压制。

同时,还动用了数以千计的攻城器械,其中包括二千四百多门最先进的将军筒(火炮的一种)、二百四十多具襄阳炮与二千四百多具七梢炮(襄阳炮、七梢炮都是抛石机)。淋漓满目的重兵器把平江城轰了个千疮百孔。第二年的九月八日,城被攻破了,在巷战中,数万困兽犹斗的残兵败将或死或伤,剩余的与张士诚一齐成了俘虏。此役充分证明瞭朱元璋所部无可质疑的攻坚能力。

当陈友谅、张士诚这两个最危险的对手被各个击破之后,物產丰饶的江淮地方就成为了囊中之物,而北伐中原,问鼎天下的条件也成熟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长期便秘会得痔疮吗
怎么治腹泻最有效
小孩脾虚的症状
吃了辣的肚子不舒服怎么办
分享到: